化石里的鱼

【琅琊榜】无双国士今何在

苏七染青瓷:

发一篇旧文给朋友看——@芊水姐姐



(电视剧制作真是挺考究,据查,画面中言侯所持乃是汉节,“柄长八尺,以牦牛尾其眊三重”)




眼看上面这张图,一大波明珠翠玉样的句子稀里哗啦扑面而来: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长驱蹈匈奴,左顾凌鲜卑……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这是一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这是一位只身退敌的使节。




他的名字,是言阙。


阙,有很多重含义。


依着言阙这个角色,出身太师府,出过三代帝师、两任皇后、两任宰府的簪缨世家。






这么看,此字当取其“观”之义,表示威仪和等级名分的建筑。


“威仪”二字,放在言侯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言侯在小说中行文已过三分之一时出场。梅长苏从几处消息、一筐柑橘推断出一个巨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关系重大,一旦实施,不仅会毁了梅长苏十二年的谋划,还将会伤及梅长苏最重要的人:靖王。


这个秘密运送大量火药进京、要在年尾祭礼时炸毁祭坛、炸死皇帝及其亲随的人,就是言阙。




纵观全书,说起线索人物,言阙其实只能位居二线。真正贯穿前后的角色是言府的公子:言豫津。


这位言公子,刚出场时真是个标准的京城花花公子哥儿。


“言豫津生性洒脱,侠义心起,便自告奋勇护送这对老夫妇一起先走,同时还坚持不要萧景睿同行,让他陪着由于身体原因必须慢慢缓行的梅长苏随后回京”……“这位国舅公子是全京城最爱看热闹的一个人,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他的影子……”


电视剧里的表现更直观些,甫一出场就在调戏卖琴的小姑娘。





看书的时候,本来没把这位公子哥儿当回事儿,估计也就是个串场子的,本以为他的戏份应该没有萧景睿重。直到第32章里,萧景睿受了梅长苏的冷落生闷气,言公子跟来劝解,说出了下面的话——


“你爹不可能一直中立下去啦!”言豫津断言道,“你爹和我爹又不一样,我爹虽有侯位,但挂的是闲职,你爹可是武臣之首,朝廷柱石,储位是历代皇家最大的一件事,哪有那么容易就能置身事外的。”


几句话看得我心里一激灵,这哪里是个只会游山玩水怜香惜玉的花花公子心肠,分明眼存世事心有明镜。再加上下面这几句——


“苏兄是个跟我们不一样的人,他的心到底有多深,有多硬,那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样的想法,我们是根本看不透的……可是你不同,你的心太热、太软、太实在了,所以听我的,拉开一点距离,大家只保持泛泛之交的关系不好吗?他如今已不是当初你带进京来,承诺要照顾他养病的那个苏兄了,我敢肯定他现在脑子里没有半分余暇想到你,如果你还象以前一样热辣辣地把他当成好朋友的话,将来吃亏的、受伤害的人一定会是你,你明白吗?”


这样的笔峰,真显得出作者海宴胸有沟壑。其实从这里开始,已经为言侯的亮相打下伏笔。虎父无犬子,反之也可以成立。能够养成这样大智若愚的公子,言府,言侯,一定不简单。


不过,在言侯正式出场之前,豫津还是又把自己家狠狠抑了一把——


【豫津摇着脑袋道:“苏兄又不爱热闹的,再说还有飞流陪他,你要同情也该同情我吧,每次祭完祖叩过头之后,我家就跟只有我一个人似的……”


    梅长苏奇道:“今尊呢?”


    “回房静修去了啊。”


    梅长苏不由怔了怔。言老太师和豫津的母亲都已去世,他又没有兄弟姐妹,父亲要真是一离开祠堂就回自己房里去,这个爱热闹的孩子还真是寂寞啊……】


愿生生世世莫生在王侯家,看来这幽怨在男女生身上都适用啊。


终于,第三卷第六十四章,借言豫津的感叹、借梅长苏的讲古,言侯正式登场——


【“我心目中最有使臣气度的,应该是蔺相如那样的,”言豫津慷慨激昂地道,“出使虎狼之国而无惧色,辩可压众臣,胆可镇暴君,既能保完璧而归,又不辱君信国威,所谓慧心铁胆,不外如是。”


 “你也不必羡赞古人,”梅长苏唇边露出似有似无的浅笑,“我们大梁国中,就曾经出过这样的使臣。”


两个年轻人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真的,是谁?什么样的?”


 “当年大渝北燕北周三国联盟,意图共犯大梁,裂土而分。其时兵力悬殊,敌五我一,绵绵军营,直压入我国境之内。这名使臣年方二十,手执王杖栉节,只带了一百随从,绢衣素冠穿营而过,刀斧胁身而不退,大渝皇帝感其勇气,令人接入王庭。他在宫阶之上辩战大渝群臣,舌利如刀。这种利益联盟本就松散不稳,被他一番活动,渐成分崩离析之态。我王师将士乘机反攻,方才一解危局。如此使臣,当不比蔺相如失色吧?”】


蔺相如是谁?相信大家都在语文课上学过《渑池之会》、《完璧归赵》和《负荆请罪》。遥想当年,确实如豫津所描绘,是个令人神往的人物。


而言豫津眼中的父亲呢,多年来都是这样的——


“那个暮气沉沉,每日只跟香符砂丹打交道的老人最接近的就是他了,那漠然的脸,那花白的发,那不关心世间万物的永远低垂的眼睛……”


两相比较,怎能不惊骇?!


“一个身着褐金棉袍,身形高大却又有些微微佝偻的老者……鬓生华发、面有皱纹……”


这是言侯亮相的行头,完全没有什么特别。


亮点总是在后面:当自己想要炸毁祭坛、谋刺皇帝的阴谋被梅长苏揭露之后,他却“面容沉静……没有给他带来一丝悸动……安然和坦荡……”


【“那就承先生吉言了。”言阙拱手为礼,微微一笑,竟已然完全恢复了镇定。经过如此一场惊心动魄生死相关的谈话,陡然终止了他筹谋多年的计划,他却能如此快地调节好自己的心绪,短短时间内便安稳如常,可见确实胆色过人,不由得梅长苏不心下暗赞。】




大将风范,跃然纸上。




说到这里,想多提一句电视剧里言侯的扮演者,王劲松。话说这些年在国产剧里,踏踏实实的演技派真是很难名留青史。火了一部《琅琊榜》才翻出《大明王朝1966》的杨金水、《边城》的池田正夫、《北平无战事》的王蒲忱,才知道原来王劲松早在十年前已经晋身老戏骨的级别。




言侯与梅长苏对峙这场戏,全是对话,肢体动作都甚少。梅长苏不用说了,能把这么个面瘫角色演得出神入化,胡歌也算是沉寂之后一鸣惊人了。但是王劲松,几个表情,几个眼神,把个沉静、坦荡、震惊、哀伤、怨恨、铮铮铁骨、铁血柔情、杀伐决断刻画得淋漓。


除了好的团队好的剧本认真太度精良制作,还需要一个好演员才能成就一个好角色。如果不是王劲松,也许,言侯就无法如此迷人。


《琅琊榜》的选角导演(就是那个美色当前差点叛变后来又报信立功的童路)还真是好眼力,着实让冲着胡歌的名气来追这部剧的人们狠狠体验了一把中国式大叔的魅力。王劲松的言侯,刘奕君的谢侯,王永泉的夏江,丁勇岱的大梁皇帝,谭希和的高湛……


角儿选得好,演员的魅力能让角色更加出彩。




在原著里,宁国侯府门前,言侯不过一句话:“没事吧?”


但在电视剧里,他与谢玉的府门交锋,眼神交汇处能看得到火光闪闪听得到刀剑嘶鸣。他一步一步走上台阶逼退谢玉,施施然整整衣冠,点滴不负“挥袂睨金柱,身玉要俱捐” 的气势,真真令人心折。





言侯的第三场重头戏,是与夏江的道观对谈。


在此之前,言侯决定帮助梅长苏时,是这样对儿子说的——


“明知是陷阱,是圈套,利弊如此明显,但仍然要去救,所为的,只不过是往日的情义和公道……我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么蠢,却又这么有胆魄的人了。如果这次我不帮他们,将来有何颜面去见泉下的故友?”


这话刚刚好跟下文中夏江所言相映衬——


“你这些年只有年纪在长吗?如此天真的话还说的出口?其实被情义所败的人是你们,你们本来应该是有胜局的,却又自己放弃了它……”


两人一正一邪,一静一动,一明一暗,一进一退,一攻一守,夏江细说他布的局,请看言侯的神情转换——


“言阙的表情仍是水波不兴……”


“即使是世上最毒辣的眼睛,此时也无法从言阙脸上发现一丝不妥的表情……”


“言阙挑眉问道,带着一缕深浅得宜的讶异……”


“言阙眸中寒锋轻闪……”


“言阙看了夏江一眼,视线有那么一小会儿凝结未动。对于这位侯爷来说,这已经是他最惊讶的表情了”


“言阙拨着炉子里的火,又掀开顿在火上的茶壶盖儿看里面的水,似听非听的样子”


“言阙重新盖上了茶壶盖儿,视线终于开始有些不稳……”


“言阙垂下眼帘,沉默了许久……”


电视剧里两位老戏骨飚戏,看着真是过瘾。王劲松的演绎张力十足——



水波不兴有木有?





深浅得宜的讶异有木有?





寒锋轻闪有木有?





有一点点惊讶有木有?





视线有点不稳有没有?





带着不屑有没有?


最后那一从容起身,理服整襟,抬眼看看日影,淡淡一句“我可以走了——”,简直太精彩。





一壶水,一杯茶,一动一静,配合着演员的张弛,感官里,连那一团热气都是有戏的。






电视剧里猎宫据守,书里原是没有细述的。但在荧幕里言侯那一句:“陛下当年也曾经利剑出鞘,不是吗?”立马横刀拒敌千里的气概似乎要透过屏幕逼到眼前来。



 


大殿平冤之前,借靖王之口,是这样说言侯的——


“言侯是绝不会退缩的,他向我保证,如果到时候让他金殿呈冤,就算天子震怒刀斧加身,他也一定会坚持把所有的真相都说完。”


大殿之上,他坚定地起身——


“臣也附议,”言侯冷冷地插言道,“长公主当众首告,所言之过往脉络分明,事实清楚,并无荒诞之处,依情依理依法,都该准其所告,立案重审。臣实在不明,陛下为何犹豫不决?”


最终成为主审官之一,也算偿了他多年的心愿吧。


多年的心愿,多年的心愿,多年的心愿。


原著里,靖王最后知道梅长苏的身份,缘于言侯的一句话——


“言阙察觉有异,却又想不出起因为何,犹豫了一下,低声答道:“林……”


 “林帅,指了何树为名?”


 “当时院中,长着石楠,所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景琰手中地茶杯已从他指间滑落,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摔出清脆地一响,砸得粉碎。”


这一次的游历江湖,林帅救了静妃的命,带她回府陪伴自己的妹妹林乐瑶。也因为这一段过往,静妃与梅长苏不需要提前串供就可以联手骗过靖王萧景琰。若不是言侯无意间提及,靖王仍然无法确认自己的怀疑。


一语可见,言侯当年与林帅渊源颇深。


不只这些,还有之前守夜时父子对话中的心理活动——


““对于年少时的痴狂,对于自己与宸妃之间的情愫,言阙刚才在回忆旧事时说的非常隐晦。但言豫津心思聪颖,已有所觉。此时他看着沉吟的父亲,心中的滋味有些复杂,说不出是感慨还是惘然。


景禹……豫津……这两个名字之间的关联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下意识的所为,言豫津没有开口询问,但作为一个在内心深处非常在意父亲的孩子,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另一个问题……”


寥寥数语,已经深深吸引住人的心神:当年,当年是怎样的传奇?


言侯与林乐瑶,林帅与晋阳公主,皇帝与林乐瑶,静妃与林帅,静妃与皇帝,夏江与他师妹,莅阳与南楚质子,莅阳与谢玉,他们之间的纠葛,遥想一下,得有多么缠绵悱恻。也难怪传言要拍前传,这些故事写出来,必然也可以无比精彩。


“我们当初拼死相保,助他登上皇位的皇帝。当我们从小一起读书,一起练武习文,一起共平大梁危局时,大家还算是朋友,可是一旦他成为皇帝,世上就只有君臣二字了。我们三个人……曾经在一起发过多少次誓言,要同患难共富贵,要生死扶持永不相负,他最终一条也没有兑现过。登基第二年,他就夺走了乐瑶,虽然明知我们已心心相许,他下手还是毫不迟疑。林大哥劝我忍,我似乎也只能忍,当景禹出世,乐瑶被封宸妃时,我甚至还觉得自己可以完全放手,只要他对她好就行……可是结果呢?景禹死了,乐瑶死了,连林大哥……他也能狠心连根给拔了,如果我不是心灰意冷远遁红尘,他也不会在乎多添我一条命……”


这一段若延伸开来,也是一场夺嫡大戏。这场戏的主角,不再是梅长苏,而是他的父亲林帅,和林帅的生死至交:言侯。


他有豪气青春,他有英雄热血,他曾勒马封侯,他曾叱咤风云。后来,他失了红颜,亡了知己,敛了正茂的风华,做一个仙风道骨的隐忍老人。他十年谋一计,决绝至此,却仍可以轻易放下。他自知复仇无望,绝望已极,却坚持心中有情义。他,如此性情。他,怎能不令人着迷。




正是:一卷风云琅琊榜 囊尽天下奇英才


今天讲的是:细数琅琊榜之无双国士今何在:国舅言阙


有判词云:


故都迷岸草,望长淮、依然绕孤城。想乌衣年少,芝兰秀发,戈戟云横。坐看骄兵南渡,沸浪骇奔鲸。转盼东流水,一顾功成。 


千载八公山下,尚断崖草木,遥拥峥嵘。漫云涛吞吐,无处问豪英。信劳生、空成今古,笑我来、何事怆遗情。东山老,可堪岁晚,独听桓筝。


——宋 叶梦得《八声甘州》(此词为原作者为言侯所选)




感谢阅读,分享的最后,苏七区区在下我想问各位一句——茯苓鸡汤



嘻嘻


——————————————


【谭赵】没有烟总有花(目录)


【牧川】斜阳影里(目录)


【策刀/现代AU】最酽红(目录)


【牧川/牧泽/现代AU】暗夜踽凉(目录)


——————————————


想看其他故事,请戳【苏七讲故事总目录】